干部教育
验证码 换一张

无限怀念悲伤

浏览: 580 评论:1

序:昨晚看完蔡骏先生的《谋杀似水年华》触动了内心最柔软和最敏感的部分。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辛酸过往——少年时,当别的孩子们都拥有快乐的少年时光的时候,我却早早地懂得了自卑的滋味是什么;青少年时,当那些同龄人仿佛拥有挥霍不完的青春、过得无比潇洒浪漫的时候,我的心却早早地为未来的去路而疲惫慌张;当那些很多的年轻生命们在长满花草的旷野上无拘无束地奔跑、跳跃的时候,我在无人的角落独自拼搏,心上写满了落寞;当我迈着沉重的脚步、付出很多的汗水和背着别人偷偷留下的眼泪而终于得到一丁点报酬的时候,却蓦然间发现,年华似水一样一点点无声无息地流逝了,月光换了日影,花落换了花开,沧海也渐渐换了桑田……生命被抽干了青春与希望,只剩下厚厚的年华之尘。我连那缺少阳光照耀的青葱年华也已经不复拥有了!只剩下太多失败的记忆和那些被人嘲笑过的声音。在心里面也总是会很悔恨,悔恨自己是否没有真正的奋斗过,可是悔恨的结局,却往往又是深深的不甘——我相信自己真的一直在奋斗,不曾敢浪费过青春。只是如今越来越明白了:生命于有抱负而没有天生的绝好条件的我来说只剩下太多的无奈与伤痛。

无限怀念悲伤

从小到大,我都不会“说故事”,一直特别佩服那种把自己的生活说得腾挪跌宕、精彩纷呈的叙述者;而我说及自己的事情,总是干巴巴的,缺盐少油,非常缺乏吸引力。有些时候也会自我安慰:就算俺“长于抒情短于叙事”吧。可悲哀的是,一旦触及到那些过去的事情,抒情对我来说就变得异常困难。即使事隔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我都无法确定我该站在什么角度去缅怀,没有人能够告诉我是该痛还是该云淡风轻,于是,我不乐意跟人提及过往。

但是,那么多故事在我心里翻腾。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时时拿出来翻检。我还记得8岁早上孤独的上学路上看见田野中白菜上的白霜。我能感觉到9岁的某天让我眩晕的太阳的那种热力——那天我听见几个大人用鄙夷的话在背后议论我;我还记得在山坡上看到的血红夕阳——那时我一个人在通往学校的方向路过一片陌生的坟地;我能沉湎于12岁的心酸;我记得我用课本写的长篇小说——在晚自习上;我记得我与好友Q在学校操场上散步,她说:我们不要这样冷战下去,我觉得很不开心。我记得16岁时在日记本上写满了一个人的名字;我记得与S初见时ta那故作老成的黑衣;我记得熊天平的《火柴天堂》在某一时刻突然击中了我的灵魂;我记得……

佛祖宽恕,我在用我的眼耳鼻舌身意去怀念。我怀念与好友H在小学的操场同吃一根冰棒的甜;我怀念夏日午后一朵芙蓉的浅紫色;我怀念深夜电话中念诗的嗓音;我怀念通过网络传来的低低的歌声;我怀念山林中一轮月晕;我怀念……

我只是记得,只是怀念,我不表述,我该如何表述?只有S知道,我会突然跟ta说起三四年前的旧事,语带激愤。ta往往为我如此苦苦纠结于过往而瞠目结舌。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跟我一样,会在事隔多年之后细细反刍,或者微笑,或者愤怒,或者深深悲哀。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跟我一样,不论在做什么事情,不论心情如何安定且甜蜜,不论处境是逆还是顺,总会突然想起某些人或事,心情马上会一落千丈,有一个声音会冷冰冰地提醒:没有用的,即使获得再多都是没有用的,你无法弥补过去留下的缺口,它永远在!你永远无能为力!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能够理解,我为何总是步履蹒跚,也许,太过沉缅于过往的某些片断,我永远无法轻身前行。

回首我磕磕绊绊的来路,也无外乎跟地球上大多数人一样,离不开“被伤”与“伤人”两种情节。何况,“被伤”永远比“伤人”要多,算是心中无愧,可是我为什么会沉溺于自己的无限怀念之中无力自拔?我为何自虐于自己的伤痕?就像一个已经截去手臂的人,却总要强迫自己去感知那一条并不存在的手臂在痛?

在一个博客上看到一句话,让我哑然失笑。她说:“我尴尬地存在于别人的某一段记忆中,说话不对,不说话也不对;站着不对,跪着也不对;穿得漂亮不对,穿得不漂亮也不对;笑不对,哭也不对;活着不对,甚至死了都是不对的。”这种描绘太合适不过,我对于生命中的某些人可能真是这样;可是某些人对于我而言,也许真是那条被截下来的手臂,我一直痛一直痛,而他们,早已远远地离开了我的生命,即使知道我的痛,也不过浅淡地想,她早已与我无关,她的痛早已与我无关。

我就这样,一边无限怀念,一边疼痛,一边嘲笑自己。

王轶 2013/9/29 17:57

留下脚印

踩一脚

评论

31230371 2015/5/27 14:26 回复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为您点赞!
用户名* Email或网址
评论内容*
 
copyright © 王轶 的空间 2010-2011
Powered by 西安广播电视大学-现教处 1.8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