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教育
验证码 换一张

赏读龙应台《目送》有感

浏览: 1579 评论:2

   

     一直欣赏作家里那些被世人尊称为“先生”的女子。她们用一支犀利的笔,写时间的无涯,世态的炎凉,和不灭的希望。

    正如多年前冰心先生的那盏《小桔灯》—写革命岁月里的小姑娘和她赠我的小桔灯,橘黄的灯光伴我前行,“她的镇定、勇敢、乐观的精神永远鼓励着我”。多年以后再次回想,我希望大家都好了吧。

    之后是杨绛先生的《我们仨》—写逝去的丈夫钱钟书和女儿钱瑗。“我们俩老了;我们仨失散了;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这是一个迟暮老者的心痛,谁家没有丈夫妻儿?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现在是龙应台先生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看到这里,忍不住要落泪。这是一个母亲在目送儿子远行时的片刻失落之感;那么我们做儿女的呢?“父母在,不远行。”即便我只能目送父母的老去,我也不愿当那一天到来之时,因为我的远行而望不到他们的背影。

    龙应台是个难得的作家,更是个难得的女作家。她大气,也温情;她犀利,也温婉;她谈国事大事,也谈人生道理。她与命运做着妥协,也坚持探寻生活中的美好片段。现实里,女性的发展无法避免某些限制,然而事物总有两面性,限制也暗喻着某种女性专属的高度。就像龙应台先生这一类女人,感性之中融合理性,正是我所欣赏和希望达到的状态。

花了周末的两天时间,终于看完了电子档的《目送》

台湾作家龙应台女士的作品。

七十余篇文字,读起来,实在是令人百感交集,欲说还休。
 
从我看到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的时候,
我就明白了“目送”二字的含义。
人生之路漫漫,
你能做的只是眼睁睁看着一个有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慢慢的离我们远去。
我们就像站在车站的闸门前,
在眼光注视中,
渐行渐远的车,
还有消失不见的人。
有的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龙女士的文字在秀气之余略带锋芒。
有时感觉像微风,拂面。
有时感觉像刀锋,刺眼。
我在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何有如此致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最早先只听闻其人,未知其是男还是女。
从姓名上,感觉其应该是一个温文儒雅的男士。
后来,看起书,知其人。
才知道是个知性女士。
因为少有女士能写杂文,针砭我们周遭的一切。
与此同时,一颗细腻而感恩的心,时刻为身边的爱与恨跳跃着。
亲爱的安德烈,不要怕。
孩子,你要慢慢来。
再到写到“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还写道她母亲说要回家在香港的机场,还是在火车上。
不肯睡觉,在黑夜中睁着眼睛,喊到我要回家的时候。
我知道那是多么的辛酸。
我看着“我要上班”等借口转身离开至亲的同时,
字里行间,都是作者的泪雨。
 
情到深处,不怕孤独。
我看了蒋勋的《孤独六讲》
有情欲孤独、语言孤独、革命孤独、暴力孤独、思维孤独、伦理孤独。
我想当作者的母亲每次说“我的雨儿”的时候,
作者在旁边一遍一遍的说着,我就是你的女儿。
那是多么的孤独。
语言孤独倒在其次,虽不能沟通,但能感受。
伦理孤独成了内心的一种悲凉。
 
沙中有印、风中有音、光中有影。
当然泪中亦带笑,笑中有泪。
当一个人,带着思考,带着情感目送父亲的逝去、母亲的渐老、儿子的离开、朋友的牵挂、兄弟的携手共行,
写失败和脆弱、失落和放手,写缠绵不舍和绝然的虚无。
这时候,她又是怎样的心情去看待一切的呢。
人固然有生老病死,有聚散离合,有各种情欲悲喜,
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你也跳不出来。
就算星云大师多谈几次红尘道场也无济于事。
生死笔记,深邃,忧伤,亦很美丽。
她写尽了幽微,如烛光冷照山壁。
 
漫山遍野会有茶树开花。
目送走一切的时候,
身边总是有新的快乐伴随。
我们谁都曾年轻过,
不管是多少多少年前亦或是多少年后的同学会,
甚至是某位同学的追悼会,
都应是快乐的相聚,快乐的告别。
当世界让我们遍体鳞伤的时候,
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太疼的伤口,你不敢去碰触;太深的忧伤,你不敢去安慰;
太残酷的残酷,有时候,你不敢去注视。
确实,无力抗拒命运的时候,
我们都想去闭上眼睛,
以为关上了耳朵,
咱们就不听不闻不见就会那些就会离我们远去。
其实,当我们一睁开眼,
那些东西还在我们的眼前。
 
温柔对待的永远是自己的亲朋抑或好友,
决然不是命运。
命运这家伙,
一旦惹毛了我,
定会揍它个半死。
因为我的伤口长出的是翅膀,
我打不过,我能飞翔
 

    龙应台是台湾著名作家,网络上这样评价她的文章:“横眉冷对千夫指时,寒气逼人,如刀光剑影;俯首甘为孺子牛时,却温柔婉转彷佛微风吹过麦田;从纯真喜悦的《孩子你慢慢来》到坦率得近乎「痛楚」的《亲爱的安德烈》,龙应台的写作境界逐渐转往人生的深沉。龙应台《目送》的七十四篇散文,写父亲的逝、母亲的老、儿子的离、朋友的牵挂、兄弟的携手共行,写失败和脆弱、失落和放手,写缠绵不舍和绝然的虚无。她写尽了幽微,如烛光冷照山壁。龙应台的《目送》是一本生死笔记,深邃,忧伤,美丽。最犀利的一支笔也有最难以言尽的时候,继《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后,《目送》是龙应台再推出思考『生死大问』的最强新作。花枝春满,悲欣交集。跨三代共读的人生之书。”

  

    在《目送》散文集的第一篇[目送]中,最经典的是这样一句话:“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繁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目送》这本书中的文章,多是作者对父母兄弟朋友的亲情和牵挂。所以说它是一本跨三代共读的人生之书,就在于三代人、老中少之间的亲情是我们每个为人子女又为人父母的人共同的心理感受,如此读来,就让我们共鸣之余,发人深省。

    作为子女,我们都有父母亲情,都有对父母深深的眷恋切切的关爱。都有经历了目睹父母在我们眼前一天天老去、一天天的无助、一天天的落漠的铭心刻骨的记忆。我们爱父母,我们却无奈,无奈于不能力挽狂澜,刹住岁月之车轮,眼睁睁看着父母老去,离开,这就是《目送》的一个真实画面。作为父母,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如昨日之梦,可一转眼间,儿女们却一个个长大成人,你不得不一次次《目送》他(她)们去上学、去工作、去成家立业,千回百转的牵挂与不舍只能化作一丝目光《目送》。

     作者正是结合了人世间的这种大情怀、大思考,柔肠百结,终于慢慢地、慢慢地领悟了: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于是,她发出了悠悠感叹: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是啊,人啊,孤独而来,孤独而去,这就是人生之路:生与死,聚与分,微妙与细腻,无奈与难舍在这条路上是常态。

   读完《目送》全书,掩卷静思:我们满心满念想的是父母深情,想的是儿女之爱,作者以其女儿之身细腻地刻划了一个女儿对父母的爱与眷恋,也深刻地表述了一个母亲对儿子点点滴滴的融化于血的爱。人间至爱莫大于父母儿女之爱,而在这大爱之后,却只能是无奈的《目送》,平平淡淡的一丝目光写尽了人世间的爱与无奈,读此书,怎能不动容?

王轶 2012/9/22 23:50

留下脚印

踩一脚

评论

30620368 2016/6/30 16:59 回复
目送着我的昨天,今天还在继续修行。。。。。。
33010786 2016/9/13 13:25 回复
珍惜亲缘,善待友朋!
用户名* Email或网址
评论内容*
 
copyright © 王轶 的空间 2010-2011
Powered by 西安广播电视大学-现教处 1.8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